北京今年“煤改电”近500村庄
2017-01-12 14:29  贵网  进入贵社区   复制本文地址

  “每天要添三次煤,一不留神炉子就会灭,如果出去个两三天没人管,炉子就有可能被冻裂。”家住海淀区上庄镇西阐村的张德山,每年供暖季都要买煤、运煤、烧煤、运煤灰,变成家里专职的“锅炉工”,看管土暖气锅炉,保障全天全家的供暖。不止是张德山,西阐村的家家户户都有这样一个“锅炉工”,因为全村都靠烧煤供暖。
 
  但是,2016年至2017年供暖季,张德山正式告别了十几年“煤工”生涯,村里实现了“煤改电”,一个遥控器就能控制家里的新能源供暖设备,不再需要每天进出那间9平方米的锅炉间。
 
  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2017年700个平原村庄将实现“煤改清洁能源”。其中,约有70%以上的村庄将实施“煤改电”,剩余村庄将实施“煤改气”。
 
  地能热宝进村 村民不再当“煤灰子”
 
  去年9月,西阐村219户农家都装上了一个“地能热宝”,这是利用热泵系统散热的新能源,张德山和村民们告别了烧煤取暖的日子。“现在我想去哪儿玩,关上电源可以放心地走,再也不用担心炉子被冻裂,也不用整天跟煤灰、煤渣打交道了。”张德山说。
 
  提起过去烧的土暖气,张德山有不少的抱怨:“每次弄锅炉都得包得严严实实,恨不能只露两只眼睛,弄完都跟‘煤灰子’似的,太脏啦。”
 
  和西阐村的家家户户一样,在张德山的家里有一间9方米的“锅炉房”,用来储存冬煤和土暖气。现在张德山储存煤的房间已经改成了储物间,“那套取暖添煤专用的衣服,10月份我就扔了”。
 
  张德山家里装了8台地能热宝机器,插上电就能取暖,各个房间还可以独立控制温度,需要取暖打开开关,不需要就关闭,既省电又环保。“我家的小孙子去年10月份出生,出院后回到家,我们家就开始用地能热宝了,屋里的温度比我以前自己烧煤的温度还高呢。”张德山说。
 
  从家家户户“冒烟”到不再见煤渣
 
  “过去到了晚上六七点时,大家都不太出门。”上庄镇西阐村副主任陈平告诉北青报记者,村子里在去年之前,家家户户都烧锅炉,一到冬天每家每户的烟囱都冒着黑烟,全村的空气非常不好。每天早晨家家户户都会将煤渣子倒在路边。为此,村里特意请来4个专职清运煤灰的工作人员,他们每天固定得拉走100多吨的煤灰。自从村里改为地能热宝之后,村里的环境比以前有了明显的改善。今年供暖季上庄镇西阐村没有一家农户的烟囱冒烟,煤灰也彻底消失了。“七八天前我们回收了村里最后的不到40吨的煤,现在可以说我们村里连个煤渣子都很难找到。”
 
  使用地能热宝的花费是烧煤的一半
 
  2016年至2017年供暖季,海淀区上庄镇西阐村全村200余户村民全部告别煤灰漫天的土暖气,用上了清洁无污染的地能热宝。截至目前,村民供暖花费较往年相比减少近半。
 
  陈平副主任介绍,以往一个供暖季每户人家平均要烧煤6吨至8吨,每吨煤815元,一个供暖季下来村民花费大多在4800元到6000元不等。而煤改电之后,西阐村给“煤改电”的村民家中都安装了峰谷电表,近两个月村民们平均每天的供暖费为20多元,最高的也就二十七八元,最低的只有十七八元。据此计算,“煤改电”后,村民们一个供暖季的花费为2000元至3000多元,费用比烧煤要减少一半。
 
  据恒有源科技发展集团相关负责人介绍,地能热宝主要通过液体在管道内循环,将地下的浅层地能采集到地面,然后用热泵将采集上来的15度左右的浅层地能提升到一定温度向室内供给,以保证居民室内温度的调节。全部过程都采用的是品位较低的地下浅层地能,具有低能耗、无排放、无污染的优势。
 
  663个村庄完成“煤改清洁能源”
 
  北青报记者从市农委村镇处了解到,截至2016年11月,全市已完成663个村庄、22.7万户的“煤改清洁能源”任务,超额完成200个村庄,超额完成计划任务的43%。其中“煤改电”574个村19.8万户,“煤改气”89个村2.9万户。
 
  2017年全市计划实施700个平原村庄的“煤改清洁能源”,其中朝阳、海淀、丰台、石景山、大兴、通州、房山7区要在10月底前完成所有剩余平原村庄的“煤改清洁能源”工作,基本实现“无煤化”。其中,约有70%以上的村庄将实施“煤改电”,剩余村庄将实施“煤改气”。
 
  据了解,目前“煤改电”的主要方式包括,空气源热泵、地源热泵和蓄能式电暖器三种。按照2016年的现行政策,在“煤改电”过程中,市级财政将对使用空气源热泵和地源热泵的村户每平方米补贴100元,对使用蓄能式电暖气的村户,给予设备总价三分之一每户最高不超过2200元的补贴。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相关文章

贵社区推荐

到贵社区看看:贵州 政策 专家

论坛图片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