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档案里记载的真实"小兵张噶":当过日本翻
2017-05-13 12:58  贵网  进入贵社区   复制本文地址

  半个世纪前拍摄的经典黑白电影《小兵张噶》塑造了一身“嘎气”,倔头犟脑却又机智勇敢的“张嘎”,侦察敌情、端鬼子炮楼等生动细节,影响鼓舞了几代人,以致先后拍了同名电视剧版、动画版,重温再塑了这一性格鲜明的少年抗日英雄形象。关于“张嘎”的人物原型到底是谁,一直流传有诸多版本,莫衷一是。在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浩如烟海的尘封档案中,有一份档案记载另一个真实的“张嘎”,在冀中智取炮楼让日军大为恼火。他,就是张恩淼。
 
  当翻译掩护干部群众
 
  张恩淼,男,1928年出生,衡水市安平县杨各庄村人,因从小脾气犟,乳名小驴儿。自幼跟随在山西平遥邮电局当职员的父亲上学,1938年日军再度入侵平遥后,推行奴化教育,小恩淼因此学会几句日本话。父亲1941年冬去世以后,他回到老家杨各庄随奶奶生活。
 
  日军档案里记载的真实小兵张噶:当过日本翻译“老子在城里下馆子都不要钱,别说吃你几个烂西瓜”
 
  当时他才14岁,长得又瘦又矮,是个不起眼的孩子。 因为杨各庄村是冀中抗日堡垒村,常驻有我抗日军政人员,小恩淼回村后与小伙伴为抗日军民站岗放哨、传递情报。1942年 “五一大扫荡”后,冀中根据地基本沦为游击区及敌占区。仅安平县就修建达23处炮楼,日军仅驻角邱、大子文、崔岭、什伍村等4个要地。为应付日军,县游击大队提出“革命的两面派”斗争方式,组织村里一些老人成立“维持会”。但因不懂日语,会员们常遭日军毒打。听说张恩淼会日语,便叫他入会。杨各庄周围有4个日伪岗楼,日军对滹沱河两岸搜刮得更残酷。张恩淼拒绝交粮,被日军毒打、灌凉水,他用日语冷笑道:“好凉快!”日军见他人虽小,骨头却很硬,又见他会日语,就带走当翻译。机灵的张恩淼为取得日军信任,谎称17岁,以什伍村炮楼翻译的身份,救出不少被捕干部和群众。
 
  里应外合,智取炮楼
 
  1942年9月,因角邱炮楼白翻译官被杀,张恩淼补缺该炮楼。角邱炮楼由第36师团第224联队(雪3525部队)分遣队分哨长冈田兵长以下10名日军老兵驻守,战斗力强悍,且武器精良,弹药充足。炮楼的外壕宽4米、宽8米,内壕深5.5米、宽8.5米,壕上是两道鹿寨,出入口是两道连环机关吊桥。炮楼4层高,每一层都有闸板,闸板上有大锁。射界开阔,易守难攻,不用重炮无法攻克。
 
  角邱镇分遣队炮楼横切面图角邱镇分遣队炮楼横切面图
 
  1943年初春,安平县委决定拿下相对单薄的角邱炮楼来开辟工作。安平县敌工科通过他大嫂刘国英动员,安排做敌工任务,并让角邱镇维持会趁日军秋季伙夫杂役之机,打入李壮成、郭敦做炊事。1943年2月上旬,以密侦身份又派入李文杰、商纪僧,配合做内应,取得日军信任,连弹药库钥匙也移交保管。每次与县大队侦察班长商学忠定期接头时,郭敦都挑着藏匿子弹、手榴弹的泔水,累计获得步枪弹990多发,手榴弹21颗。
 
  3月9日,县大队政委张根生在伍新村与张恩淼接头,分析了炮楼的日军兵力、活动规律后,研究了作战方案,约好两天后日军晚饭时行动,县大队埋伏在炮楼外,以手榴弹爆炸声为号。
 
  安平县大队政委、《滹沱河风云》作者张根生安平县大队政委、《滹沱河风云》作者张根生
 
  3月11日黄昏,安平游击队长王东沧和政委张根生带领百余人从何家店和王家店运动埋伏在角邱炮楼下。19时(注:日方时间,下同),分哨长冈田兵长获悉“第22、第17团合流约300人当天从角邱东南4公里的尚村东进深县”的报告,令炮楼顶的机枪手对东南警戒,炮楼一层留1个报务兵,1个护兵守吊桥,其余7人在地下室食堂享用好酒好菜。19时30分,李壮成、郭敦在食堂门外嬉闹,郭敦端一碗水朝李壮成泼去,李壮成顺手一把插上门闩。冈田兵长等吃喝兴起,虽见“两人动作不自然,平时斯文,不知何等意思”,但也只顾笑着看热闹,并未介意。
 
  日军档案里记载的真实小兵张噶:当过日本翻译张恩淼使用的独撅枪(同款)
 
  张恩淼得知两人的报告,跑上二楼,锁紧闸板,再上三楼锁了闸板。他在三楼拿出私藏的“独撅”手枪,顶上子弹,走上顶楼,假装与站岗的日军开玩笑:“八路的土造枪真有意思,光能吓吓人,就是打不响!”日军得意说:“共产党的大大的不行,我看看!”张恩淼待日军走近却突扣扳机,击伤其腰部。负伤的日军向张恩淼猛扑,二人抱团扭打10多分钟,张恩淼年幼体弱,日军受伤垂死挣扎。直到他力气耗尽,张恩淼才将其击毙。枪响后,郭敦和李壮成用“独撅”击毙守吊桥的护兵,放下吊桥,李文杰和商纪僧用菜刀砍死身高力大的报务兵。被锁地下室的日军见迟迟没开门,知情况有变,冈田兵长先从地下暗道爬出,让顶楼日军开门却无应答,但见张恩淼脱下外套挥舞,并向楼下扔出2颗手榴弹,冈田兵长才如梦方醒。
 
  与此同时,埋伏在外的游击队从炮楼里传出一声沉闷枪声,听出是土造手枪“独撅”的声音,但约定讯号还未响,还不能贸然行动。一刻钟后,炮楼里骤然有人怒吼和奔跑声,又传来手榴弹爆炸声,吊桥也放下。王东沧立刻率队攻入炮楼,才发现日军并未还击,原来枪已被张恩淼封锁。战后,王东沧询问张恩淼,才获悉了炮楼内发生的惊心动魄。
 
  安平县的日军炮楼安平县的日军炮楼
 
  遗憾的是,分哨长冈田兵长以下7人趁游击队尚未攻入炮楼的间隙,19时50分经暗道乘夜徒手向西北突围,摆脱尾追的游击队后,经辗转迂回,终于22时30分逃到角邱镇东北7公里的子文据点。第3中队及大队本部接到报告,连夜驰援角邱,发现县大队已撤离,炮楼的兵器、弹药、无线电、被服等大部损失,遂对角邱周边报复扫荡,将未及转移的大嫂刘国英残酷杀害。
 
  此战是冀中“五一”大扫荡后,我安平县大队首次主动出击,端掉的第一个日军据点,毙敌3名,缴获歪把子机枪1挺、60炮1门、步枪10支、手榴弹100多颗、子弹数千发、电话机1部、电台1部及被服,极大改善了县大队的装备,鼓舞了军民抗日必胜的信心。
 
  少年英雄魂归何处?
 
  主编口述抗战史《杨各庄纪实》的退休教师孟庆余说:“张恩淼是杨各庄人的骄傲,在智取角邱炮楼战斗中起了决定性的作用。作为一个未成年的孩子,独自面对穷凶极恶的日军,他的大智大勇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安平县大队政委张根生回忆张恩淼事迹时说:“当时正处在敌人气焰嚣张的时候,三五个敌人到处横行霸道。张恩淼智取角邱炮楼,这一下给敌人很大打击,特别是给群众、干部很大鼓舞。这是反‘五一大扫荡’后,给敌人打击最厉害的一次,在那时的影响是非常之大的。缴获的那挺机枪,一直用到日本投降,起了很大的作用……这个小孩爱国思想很强,表现很好,也非常勇敢。”
 
  角邱镇分遣队炮楼被袭状况角邱镇分遣队炮楼被袭状况
 
  尽管此战规模甚小,角邱炮楼被敌夺回,但日军教训检讨深刻。3月9日,日军见张恩淼在吊桥与大嫂会面后回家,次日午后才归,但未引起警觉。直至战斗前夕,县大队在附近游击运动也未加以戒备。事后,冈田兵长整理的《角邱镇分遣队炮楼被袭状況》编入《第36师团诸作战等教训集》,并引起了华北日军的高度重视。1943年5月华北方面军司令部编写《肃正讨伐参考》,并以方面军参谋长名义下发各部,作为教育训练的参考,其中第五项“警备要领”明确提出:“守备炮楼等分驻的小部队,特别要对敌人的谋略袭击提高警惕,不管多么忠实的中国人,对其使用如果完全信赖而无戒心,是危险的。特别是守卫炮楼的分哨等,认为平安无事,擅自脱离武器,甚至脱掉上衣,穿着木屐等,全然处于无警备状态,也应深以为戒。”以上足见角邱炮楼的一度失守,对日军的打击之深。
 
  日军档案里记载的真实小兵张噶:当过日本翻译电影《小兵张嘎》剧照
 
  智取角邱炮楼后,小英雄张恩淼正式参加八路军,屡立战功,进步很快,派送晋察冀军区学习。关于他的结局有两种说法:据张根生回忆,他在反扫荡中,与敌遭遇,英勇苦战不退,被迫击炮弹炸伤牺牲;另一说因病去世。他短暂的人生,未留下一张照片,连智取角邱炮楼的时间都没定论,用“1943年3月的一天” 模糊代替,对智取炮楼更有众多的传奇说法。以大队政委张根生回忆录《滹沱河风云》改编的同名电视剧不复原著实际,歪曲为县大队在光天化日扮迎亲队伍攻打炮楼。直至日军档案《角邱镇分遣队炮楼被袭状況》印证了张根生的部分回忆细节,纠正了流传的讹误,还原了张恩淼智取角邱炮楼的英雄壮举。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相关文章

贵社区推荐

到贵社区看看:贵州 政策 专家

论坛图片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