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馈赠是文学创作动力
2017-06-24 13:37  贵网  进入贵社区   复制本文地址

     生活是创作的源泉,这句话早已成经典了,这是文学界无可争议的话题。然而,我们都共同生活在这个星球上,每个人生活的经历和追求都不尽相同。所以每个人对生活和社会的认识也不同,特别是对生活有感悟而喜欢文学创作的人。我就是对文学创作有兴趣的一个。生活在这个巨变的社会激流之中,万物自然都受到冲击,生活也让我对现实社会的感悟有了一种文学创作的冲动,且成为一种持续的动力。我是一个眷恋过往生活的人。少年时生活在乡村,青年时生活在军营,中年后生活在都市和乡村里,随着生活经历的丰富,越发有一种文学创作的欲望。所以,连续创作了《萍水相逢》、《人日》、《落红》、《梅香》、《龙凤眼》、《桂花飘飘》、《南风薰》等作品。回眸这些长篇小说,无不有自己生活的影子和过往的经历。这些文学作品,可以说全是生活的馈赠。我坚守自己文学创作的基础。我认为,我的文学创作无需更多的概念,能把自己所经历的时代和个人与社会的巨变生活写出来,就行了。把现实主义的路子走好就不错了。我对现实主义创作的理解是立足当下,只要写好了人的今生今世就是现实主义。我的少年生活虽然过去了几十年,但创作《龙凤眼》的时候,我
    
    一直沉醉在那个时代的少年心态,《梅香》与《龙凤眼》也是描写同个年代的生活和事件。叙写的都是那年代的我和非我。我写当兵和农村生活的小说比较多,原因很简单,我熟悉当兵和农村生活。或者说我曾经是一个农民,也是一个军人。不管是农村生活,还是部队生活,对我来说都不是他者的生活,都是自己亲身经历的生活,这些生活在我回忆的血管里流淌。只要拿起笔来,我脑子里活跃的就是乡村父老和战友的形象。《桂花飘飘》的主人公之一吴桂花的原型是我在部队时一个官二代的恋人。她到战场上来,本身就具有“炸弹”效应。她的出现激发了一群热血战士的斗志。《南风薰》里主人公吴建设,多半有我的影子。吴建设这个人物,是我从军后回地方工作以来,一直闪现在脑海里的群体人物之一,是一个军人完成保卫祖国任务后,投入祖国现代化建设中,时刻闪现在我脑海中的新形象。他转业当镇委副书记,解决和安置了8000名下岗工人,而下海经商又成为亿万富翁,回乡后参加新农村建设,又获得全国劳动模范称号。
    
    新世纪早已来临,新的科技革命来临,文学革命随同新科技革命发展也出现了新的发展,而人类生存的基本困境并没有彻底改革,也依然是文学永恒的主题。文学并不旨在颠覆,而贵在发现和揭示鲜为人知或世人知之不多,或自以为知道而其实不甚了解的真相。因此,作家应该尽可能呈现真实--- 过往的和当下的真实。我比较关注社会转型期的农村农民生存状态,也写过农民进城的遭遇,比如长篇小说《萍水相逢》、中篇小说《水门街红花巷的故事》等。我还关注农民变成城市人的问题,关心城里人又变成农民的问题,关心农村土地流转问题。
    
    我感谢生活的馈赠。作为一个现实生活的抒写者,深入生活,并且感悟生活是极其重要的文学素材积累。生活就像耕种的过程,种上粮了,才能酿酒、做饭。丰收和歉收,就像作家感知生活的多少一样,感悟越大,创作就越厚重。文学素材要不断更新和积累,就必须不断向生活学习。这是基本的常识,就好比梦魇是对生命的虚构,没有生命就没有梦,影子是对树的虚构,没有树,虚构就无从谈起。人不可能凭空想象,都离不开生活这个根本的基础。的确,很多生活都可以成为我们的创作素材,但是,我们每个人的生命和经历有限,你写少量的东西还可以,短时间写作还可以,要做到持续写作,不断拿出新作品,仅靠自己的生活,写作资源就会枯竭,甚至会出现纸上谈兵、闭门造车的情况。还有一个审美对象的问题,作家可以自怜、自恋,可以把自己和自己周边的人作为审美对象,但久而久之那样的东西就会有些单调,胸襟会狭窄,作品格局会小,分量会轻。文学有一个重要功能,是关注和表现民众的疾苦。只有深入社会生活,才能真正了解社会民生和社会变革;只有了解社会,才能展示和创作出时代生活的图卷,才会有丰厚的回报。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相关文章

贵社区推荐

到贵社区看看:贵州 政策 专家

论坛图片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