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的“历史长波”与政经效益
2017-07-10 12:48  贵网  进入贵社区   复制本文地址

    丝路古已有之。唐朝西安乃政经重要枢纽,唐朝影响深远。把中亚、欧洲、朝鲜╱南欧╱日本等等经济活动聚焦西安。反映西安于地理上、历史上、经济上都恰巧是合适的时空“中心”点,发挥了丝路经济、文化交流的角色。考古上,不乏文物已确认自中亚传入中国,甚而远至日本,都有中亚文化流入的例子。当然,海运兴起,海上丝路亦形成。欧洲、中东往南海╱中国流动。泉州不乏中东的经商者甚而落地生根,长留中国的商旅。而自泉州往台湾、上海再走至日本各地、高丽╱百济╱新罗亦成为海上经商╱文化流动的“丝路”。
    
    大角度看,全球政经不断自海陆两路扩散,自然形成不同之“经济圈”。各地特产及资源相向╱多向流动,产生“贸易”,金银成为基本货币,自然有以物易物的“市场”形成。中国产品自然以丝绸为主,而瓷器乃重要出口产物。茶叶亦中国独有,更早期“纸张”乃中国贵价货品。
    
    丝路由盛转衰,原因极多。其中宗教因素,宋朝迁都南京等等,均使“丝路”由盛转衰;改朝换代,蒙古一统中原╱中亚,均改变了“丝路”的“历史长波”方向。海路自明清后兴起,自然取代了丝路的角色。但历史的巨大“钟摆”,又再往“丝路”╱中亚╱东欧╱南欧甚而地中海驱动。时移势易,今天“一带一路”,有别历史书╱文献之认识、生产力差异、法规、文化、宗教╱语言都与主流地区有别。70多年的俄人统治,亦使今天的中亚“大不同”。俄文、俄人仍主导中亚。普京对不少中亚地区仍有影响力,但波罗的海、地中海、东欧╱中欧已大有分别。由丝路以至海上丝路,相信“一带一路”之经济推动,近半个世纪早已在“运转”,但衔接主流经济活动,仍见“事倍功半”。
    
    改革开放不久,新中国于新疆已有铁路建设,为古丝路进行“现代化”。1984年,南疆铁路交付运营便是一个例子。自吐鲁藩以至库尔勒全长476公里,为古丝路提升经济及生活方便。今天“一带一路”则自亚投行提供计划╱资金,推动海陆两大经济引擎:全方位建立,跨国的铁路╱基建网络。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相关文章

贵社区推荐

到贵社区看看:贵州 政策 专家

论坛图片推荐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