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周刊·布谷】柴门乡愁
2018-04-28 11:28  贵网  进入贵社区   复制本文地址

  记忆中的故乡,始终有一扇柴门虚掩着,一缕温暖的阳光,斜着身子照进来,一条上了年纪的老黄狗,在院子里不停地闲转,更像是在散步。稀稀疏疏的篱笆墙,从不拒绝阳光的造访,任何一缕光芒,全都投了进去。
 
  深秋小院,更具诗情画意,站在远处或高处凝望,这场景更像是浓墨重彩的一幅画。画中,有一扇半开或虚掩着的柴门,阳光懒散,洒在落叶铺满的小径上,一棵上了年纪的白杨树,已经脱去厚厚的衣装,露出自己的骨感美。微风一吹,几片不安分的枯叶,就随风飞了起来,向着一个没有目的的方向飞去。柴门旁,年迈的老妇人站在门口,瑟瑟秋风中,向着远方使劲地眺望……这幅画简单,却令人回味无穷,不能多看、多想,如果放在一名游子跟前,看着想着,就会引出两行热泪来。
 
  最爱画中的那扇柴门,古典的柴门,有着一种独特的内敛含蓄的东方美,门内浓浓的相思,它关也关不住,这相思的味道,就是乡愁的味道。秋阳,古树,以及归根的落叶……站在柴扉前相送的人,一直在期待一种怎样的团聚呢?
 
  简陋的柴门之内,就是一座温暖的家园。家里,没有富裕的生活条件,没有雕梁画栋的装饰,没有时髦先进的物什,也许只有茅舍三间,也许只有粗茶淡饭,但这里还有爱,有年迈的父母、年幼的孩子,还有和自己同甘共苦的“另一半”。居住在爱心包围的家园里,时时处处都被深情温暖着。
 
  闲不住的父亲,在院子里种下花草和蔬菜。春天萌芽,夏日疯长,秋天结果,仿佛每一步节奏都正好,似乎每一个季节都不会错过自己粉墨登场。年幼的孩子们,在菜园里跑来跑去,追逐着前来采蜜的蜜蜂,和前来跳舞的蝴蝶,那笑声一路飞扬,也洒了一地。等到秋天,蔬菜成熟,被父亲一一收进地窖,这时的院落就空了。空了的院子里,被太阳的光芒洒了一地,暖暖的,更适合一家人围坐在院子里晒太阳。幸福晶莹的时光,就这样洋溢在每个人脸上,绽放成了美丽的花朵。再看此时的柴门,它半开半合,静静地守候着美好而幸福的时光。
 
  柴门是诗意的,在多少古诗词中,柴门被文人一再地书写,于是,这简陋的柴门,就有了几分笔墨味儿。“日倚柴门望汝归”,能看到那位等待的人的样子吗?能否感受每个人等待的心情呢?“野老念牧童,倚杖候荆扉”,等待即将归来的亲人,是一种宝贵的幸福。“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柴门内,小屋中,熊熊燃烧的炭火,多么明亮而温暖,不正是这份温情,吸引着“夜归人”风雪兼程的脚步吗?
 
  其实,在柴门内,还有一颗淡泊名利的心,面对外面花花世界的各种欲望,能守得住一份清贫,还能怡然自得,终日只与清风明月相伴,只与书籍香茶为伍。这是一种境界,外面的喧嚣,与我无关,愿在家中驻足停留,愿在这里返璞归真,静下心来和灵魂对话,不也是一种享受吗?
 
  小小柴门,有着属于自己的一份独特诗性,这道柴门就是乡愁里最清晰、最浓烈的意象。独在异乡时,每个夜深人静的夜晚,都爱在一轮明月下,秉烛夜读,临窗而立,思念或阅读,都是一种难得的享受。此时,乡下的柴门,就会映入眼帘,让每个人心静入空,无忧无虑,这是任何的物质享受都不能取代的。
 
  柴门记忆,最令人神往的,还是关在柴门里,那一段简朴却安逸温暖的人生岁月吧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相关文章

贵社区推荐

到贵社区看看:贵州 政策 专家

论坛图片推荐

更多...